“牛刀子战术”的经典------周村战役 – 铁血网

“牛刀子战术”的经典------周村战役

1947年底,华东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兵团以胶东战役完全打破国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之后 ,除了几个互不连接的孤立的港口之外,胶东已经无大的战事。

因此,华东野战兵团司令员兼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将军,一方面组织大量地方武装底这些港口重点进行物资等方面的封锁,一方面积极寻找新的战机,意图解放全山东。

这样,他的着眼点,就在当时山东的大动脉胶济铁路上寻找突破口。

胶济铁路西段的周村城,位于胶济铁路西段,西距离济南80公里,东距离濰县150公里,处于胶济铁路的中心点上。

敌整编三十二师师部驻防周村,辖一四一旅、新三十六旅及交警第一总队、淄博警备旅、保安团等,总兵力4万多人,布防在张店、博山、明水、齐东地域内,方圆达百余里,且逢城必守,遇镇设防,这里摆一个营,那那里摆两个营,师部驻地周村,实际战斗部队也不足5个营。

许世友面对地图,反复考虑:如果采用由外向里、层层剥皮的传统打法,必然拖延时间,增加伤亡。相反,如果采用“挖心战术”,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则有出奇制胜之妙。

而许世友将军带兵,总是不拘泥于成法,而一向尊崇“出奇制胜”的军事原则。

钻到敌人内部去打,从表面上看四面受敌,有很大危脸性,但敌人的部署提供了可乘之机。有险才有奇,只要攻击时机得当,攻击对象选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取胜是有把握的。

于是,他决心不在外围跟敌人逐城逐镇地纠缠,以有力一部大胆揳入敌人的心腹之地一一周村,敲掉它的指挥中枢,使整个守备区的敌人失去指挥,全局混乱,来个中心突破,四面开花。

许世友当即宣布命令:以九纵揳入敌人纵深,首先攻取中心位置的周村,七纵插入周村、张店之间,阻击张店、淄川之敌增援周村,并寻机歼灭张店镇之敌。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各纵经过7天的强行军,从掖县到达集结位置的广饶一带后,天突然下起春天少见的暴雨来。

由于各部在夜晚冒着大雨,在齐膝深的泥泞中向敌开进,接敌时间参差不齐。

3月11日拂晓,七纵首先接敌,一举攻占张店镇,歼、俘敌4000多名。

张店在周村东面20多公里,张店一打,周村守敌三十二师师长周庆样猛然警醒。他一面急电济南的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求援,一面命令驻守长山、桓台、邹平、齐东等县城的敌人,火速向周村靠拢。

周村敌兵力由3000人激增至15000余人。

恰在这时,因为大雨天,兵团部与九纵之间无线电通讯联络中断。

雨夜茫茫,兵团部派出去的几批通信兵,也没有与九纵联系上,但许世友并不着急,他靠在行军床上,听着茅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他判断,周村敌人兵力增加,对攻城作战有不利的一面。但七纵在张店首战告捷,对我是个鼓舞,对敌却是个严重打击。周村兵力虽增加,但是仓促集中,部署混乱,立足未稳。我如乘隙攻击,正好使敌措手不及,他相信有“小许世友”之称的聂凤智也会这样考虑的。

因此,中心开花的“牛刀子”战术,不必做出任何的改变。

果然不出许世友所料,聂风智的判断和他的判断完全一致。

聂风智在部队遇雨受阻、敌情变化,又得不到兵团指示的情况下,当即表示:“作为军事指挥员,在作战方面有机断专行的决定权。今天由我下决心,错了当然由我负责。”

他命令各部连夜冒雨直逼周村。

12日(农历的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拂晓,向周村发起猛烈攻击,匆忙从济南赶回周村的敌整编三十二师师长周庆祥召集各旅、团长开会,研究周村防务,但已为时太晚。敌师、旅、团之间由于兵力部署混乱,防务交接不清,只能仓促应战。

正当敌人一片混乱之际,九纵主攻、助攻部队一举将选择的10个突破口突破7处,敌各级指挥官尚未返部,就当了俘虏。除师长周庆样等数人化装潜逃外,守敌15000人全部被歼。

攻克周村,胶济路西段之敌果然全局动摇,周围各城镇守敌纷纷弃城逃窜,南至蒙阴,东至临淄,西至肥城、平阴,北至黄河岸边,守敌纷纷逃窜,华东首个城市攻坚战的周村战役,很快变成了追击战。

意外的收获还在于,周村战役之后,完全收复了在南麻、临朐战役之后全部丢掉的沂蒙山(鲁中)根据地,震慑了山东国军,极大的扩展了我军的实力与战略纵深。

恰如许世友战役前所预料的那样,出现了“中心突破,四面开花”的大好局面。

新华社对此战役进行了连续的追踪报道:

1、新华社华东前线十八日电:

解放军向胶济铁路济南至潍县段发动强大春季攻势,获得光辉胜利,两天内歼匪一万八千余名(内活捉一万六千余名),并收复工商业中心周村、张店两重镇,齐东、长山、邹平等城市与车站多处。前线指挥部顷发表一九四八年第一号公报称:“我军一九四八年对山东蒋匪发起之首次强大攻势,已于胶济线上顺利展开。十一日晨,我军一部首先攻克胶济路与张(店)博(山)支路的连接点张店市,全歼守匪整三十二师一四一旅四二三团第二营及匪张店警务段护路队与警察局等,俘匪二五一五名,另毙伤其百余名。与此同时,我军另部收复沿线车站金岭镇(张店东三十里)及马尚(张店西二十里)。十二日拂晓,我军又猛攻周村市,激战至当晚十时,守匪整三十二师师部、师直属队、该师一四一旅旅部、旅直属队与四二一团(缺第一营)、四二二团(缺第二营)、四二三团(缺第二营),新三十六旅旅部、旅直属队与一○七团,以及匪山东第十专员公署与其所属保安第十四团,匪抓丁机关张店团管区,匪长山县自卫大队等部共一万五千余名,全部就歼,周村市当告解放。同日,我军另部横扫胶济路北地区,连克邹平、长山、齐东三城,歼匪一四一旅四二一团之第一营及土顽一部。以上战斗中,缴获军火、轻重、物资极多,正在清查。现攻势仍继续扩展中”。

2、新华社华东前线十八日电:

前线指挥部许世友、谭震林、谢有法三将军签发政治训令,明令全军严格执行城市纪律,保护正当工商业,及文化、教育、社会慈善等机关,训令中规定:

一、占领城镇工矿区域内敌人之粮食弹药或其他物资及交通工具,均由攻击部队司令员指定专门部队封存看守,如需取用者必须得到指挥部的批准,不得有任何损坏弃失事件发生。

二、所有交通设备如车站、车头、车厢、水塔、月台、铁轨、枕木、电杆、电灯等一律派员看管,不得损失。

三、凡属四大家族及官僚资本经营之工商金融各种企业一律查封,由攻击部队司令员派员看管听候处理。

四、遵守民主政府法令,不妨碍本军行动的一切私营工商业,一律加以保护。

五、切实保护图书馆、公园、学校、博物馆、医院、电影院、婴儿院、幼稚园等一切公共文化娱乐或慈善机关,图书馆、博物院、公立医院并须派员看守。

六、一切外侨及外国传教人员不问国籍,只要服从民主政府及解放军之法令,不破坏秩序,及不妨碍本军行动者,均予以保护。

3、新华社华东前线十八日电

为确保城市政策之执行,统一新收复城市革命秩序之建立管理,及缴获物资之处理,前线指挥部已颁布命令组织各收复城市临时军事管制委员会,规定:

一、一切物资之没收处理权属于华东财经办事处物资处理委员会,任何部队必须坚决服从。

二、军队必须取用之军用物资,应在最高司令批准后,协同财办人员共同点验登记然后取用。

三、进占城市之军事管制委员会,以攻占最高司令为主任,财办代表为第一副主任,政治主任为第二副主任,该委员会主要任务为维持秩序,严防坏人抢劫偷窃,及特务放火焚毁,乘机移散等。在进占城镇及工矿区域,一切秩序未恢复前,该委员会为最高权力机关,所有党政军民一切人员均属其管辖,如攻城部队移动时,该委员会仍由财办代表继续行使职权,至何时结束,视当地实情决定。四、凡攻占之城镇秩序未恢复前,禁止一切无进城任务之任何武装人员,及任何机关之采货人员入城,以防扰乱破坏事件之发生,凡因军事公务,如通讯人员或奉令采买之各部队人员,亦必须取得攻城最高司令部之特许证方得入城,且出城时应受严格检查。*

4、新华社华东前线十九日电

解放军强大兵团十三、十四两日继续胜利地扩展攻势,沿胶济铁路西段两侧数百里广阔地区,追歼惊窜之蒋匪。据前线指挥部第二号公报公布,十三日一天中,续克著名煤矿与电气工业中心博山市,及莱芜、章邱三城,以及周村西之明水、普集、王村三车站。十四日复连下临淄城及济南以东五十里之龙山车站。守敌均望风披靡,不战而逃。同日,另部我军攻克淄川东南八里之重要煤矿区大矿地(前误为淄川东五里洪山),全歼匪淄博警备旅第四团(前误为第十四团)及土顽等共二千余名(内活捉一千六百余名)。现我军前锋已直逼山东蒋匪指挥中枢济南市。按我军自发动攻势以来,已共歼匪三万余名,攻克与收复周村、张店、博山、莱无、齐东、邹平、长山、章邱、临淄等城镇九座,车站近十处

5、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日电

前线指挥部发表第三号公报称:我军一部十六日晚进击桓台,十七日拂晓攻克该城,守匪整三十二师一四一旅四二二团第二营及伪县大队、自卫大队、警察等全部就歼,战果正清查中。此为我军发动春季攻势以来所收复之第十座城市。

6、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二日电

胶济线解放军十八日占领济南东二十六里之韩仓及三十里之郭店两车站,俘敌一部。现解放军攻势矛头正迫近匪巢济南市。

7、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三日电

解放军于二十日午夜,攻克战略要地胶济铁路张(店)博(山)支路中心点淄川城,歼敌近万人。

前线指挥部顷发表第四号公报称:“我军一部于十九日黄昏前向淄川蒋匪发动攻击,激战三十二小时,至二十日二十四时战斗胜利结束,守匪淄博警备旅旅部与其第二团、第三团,整三十二师新三十六旅之一○六团,铁路团(原交警第一总队改编),保安第三团及其他土顽等近万人全部就歼,无一漏网。匪警备旅正副旅长均被活捉,详细战果正清查中。按:淄川城为解放军向胶济西段发动攻势以来所收复之第十一座城市

8、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三日电

前线指挥部公布我军向胶济铁路济(南)潍(县)段发动攻势作战七天(十一日至十七日)战果如下:

(一)攻克与收复城市十座:周村、张店、博山、莱芜、临淄、桓台、长山、邹平、齐东、章邱,重要车站六处(金岭镇、马尚、王村、普集、明水、龙山),及矿区一处(大矿地)。

(二)歼匪整三十二师师部与该师一四一旅全部,新三十六旅旅部与一○七团,淄博警备旅第四团,保安第十四团全部,交警张店警务段三个中队,联勤总部第四分监部与所属监护中队,张店团管区与所属一个自卫大队,山东省第十专员公署,长山县政府及桓台县政府及所属特务队、博山、淄川、桓台、高苑、长山等县大队,周村警察所,张店警察局,周村军警联合督察处,山东省党政军统一指挥部第十支部,及上属各县之还乡团、区乡队等共二四二三七名,其中活捉二一九三一名,毙伤二三○六名。

(三)缴获各种口径炮二二二门、轻重机枪五七○挺、冲锋枪一六五支、长短枪八一○九支,各种炮弹一五七○○余发,各种枪弹三○三万余发,手榴弹二七七○○余枚、电台十九部、电话机二二八架(内总机十七架)、汽车五十七辆、马车五十辆、粮食二七○余万斤。

9、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四日电

我鲁中地方兵团十八日收复蒙阴城,守敌在解放军春季攻势震慑下弃城逃窜。

10、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五日电

前线记者报导周村之战称:十二日解放军某部冒雨经十八小时战斗,攻克胶济西段蒋匪指挥中心周村市,干脆彻底全歼整三十二师(缺二个团又三个营)及保十四团等部共一万五千余名,获得春季攻势第一个战役具有决定意义的大胜利。该部解放军自去冬经过诉苦、查整、军事练兵的新式整军运动后,全军普遍提高了阶级觉悟与攻坚信心,此次攻击周村前,各级指挥员又均亲自组织周密视察地形,和战士们一块摆沙盘研究,实行军事民主,达到全军战斗意志集中与克服冒雨行军作战的困难,并正确突然的投入战斗。当周村守匪面临被歼威胁时,原驻长山之匪一四一旅旅部率四二二团一、三两个营与伪长山县大队,原驻邹平、齐东两城之匪四二一团及原驻埠村(周村西南七十余里)之匪新三十六旅旅部率一○七团,分别于十一日下午自投罗网,急奔周村增援。解放军即于当晚迅速收合包围圈的预留缺口,准备活捉瓮中之鳖。十二日晨四时,解放军发起总攻,半小时内打开八处突破口。某团常胜连首先冲破市东北角,历时仅十二分钟。其他各部亦相继自市东之观海门与东南之中正门突入市内,与敌展开巷战。至十时二十五分,完全控制市东北角电灯公司、面粉公司等阵地,并迅速向西扩展。此时西路我军亦已占领武圣门,攻入市内。敌布置未定,复遭夹击,仓皇招架,指挥大乱。我某部二营首将新三十六旅旅部解决,活捉五百余名。敌在我包围与政治喊话下,成营成连放下武器。我另部同时向南跃进,将义顺门王家胡同之敌大部歼灭,活捉千余名,并与南路我军会合。至十三时,敌被分割成南北两段。经我猛烈炮火压制与政治攻势争取,退缩市北部边家胡同之敌全被解决,困踞市西南部之敌则全部缴械投降。整个战斗于晚十时胜利结束。

11、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五日电

解放军于二十一日晚收复胶济路上的益都城,守敌弃城东逃,我民主政府已进城重建秩序。

12、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五日电

十七日解放军在战地遣送周村战斗中被俘的蒋匪校尉级军官眷属二十六名回籍。其中有蒋匪整三十二师少校营长赵秀堂等校官眷属六名及蒋匪第十分监部代理科长万家祥等尉官眷属二十名。行前,解放军均发给充足的路费、干粮及通行证等。

13、新华社华东二十六日电

大众日报顷以“胶济线大捷”为题发表社论,指出胶济大捷是华东解放军对山东蒋匪的春季攻势的序幕。从十一日到二十日的十天中,我已攻克和收复重要城市周村、张店、淄川、博山、桓台、长山、邹平、齐东、章邱、莱芜、临淄、蒙阴等十二处,控制胶济铁路益都以西韩仓以东包括张(店)博(山)支路共三百余里,歼匪整三十二师及淄博警备旅等共三万余人,迅速圆满的完成了这一战役的预定计划,并获得辉煌战果。社论继分析这一伟大胜利的重大的战略意义与政治影响称:去年秋解放军大举反攻以后,我在山东正确地执行了内线歼敌的任务,十月胶河大捷,扭转战局转入反攻。接着十一月胶高线及十二月莱阳之捷,又迫使蒋匪完全处于点线防御。今年春季攻势开始,胶济线大捷更将使我山东局势,发生一个重大的基本变化,我军开始打碎蒋匪的点线防御体系,把伸入我解放区内部的敌人压缩到几个孤立据点中去,使之最后无法逃避覆灭的命运。从此我华东解放军将获得更大的机动性,配合全国人民解放军实行连续强大攻势。胶济线大捷是与全国解放军全面春季攻势紧密结合的,西北宜川、华东胶济、东北四平、中原洛阳这一连串的胜利,说明了在毛**英明的战略指导下,全国人民解放军的意志是集中的,动作是协同的,行动是统一的,因而攻势一发动,即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给蒋匪帮以沉重的打击。各战场同时取得辉煌胜利,将更加激励和鼓舞全国解放军坚决彻底干脆歼灭全部敌人的信心。同时也就更加促使蒋匪内部的崩溃和瓦解。

胶济战役短短的十天,我军仅以很少的伤亡,取得重大战果,尤其说明我军在冬季休整中,贯彻了建军的阶级路线,实行了三查整军运动,及攻坚技术的提高,因而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胶济线大捷,有力的保卫了当前正在进行的春耕生产救灾运动,创造了极有利的条件,将振奋全山东解放区和新收复区人民有信心战胜去年蒋匪所给予我们深重的灾难,以便更大发挥人民的力量支援前线。社论最后强调称,我华东解放军的春季攻势,方兴未艾,然而蒋介石匪帮必然会更加向美帝国主义乞援,及更加压榨人民,组织其行将崩溃前的一切反动力量来作垂死挣扎。我山东解放区今年灾荒仍是严重,因此,任何疏忽骄傲,松懈自满,都是不对的,我们必须以谨慎而又紧张的精神来克服胜利发展中的各种困难,争取最后的胜利。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4、新华社山东前线二十八日电

胶济沿线各新解放城市,建立民主秩序。博山神头与西河两发电厂,在解放军入城后发电一直没有间断,颜山铁工厂及璃玻厂已于十九日恢复生产。该城并已成立北海银行分行,以北海币兑换蒋币,比价为一比五十,现北海币已在市内流通。民主政府为救济贫民和工人特拨出小米两万斤及麦子四千斤,并动员老解放区农民进城卖粮,粮价迅速下降,十六日小米每斗六万(北海币下同)元,十八日即降至五万二千元。政府并召开商民座谈会,解释保护工商业及自由贸易政策,商店亦纷纷开门营业,物价渐趋稳定。周村市解放后,街市间障碍已全部清除。电灯公司正在修复中。民主政府颁布保护工商业废除苛捐杂税布告后,过去为蒋匪压榨倒闭的商店亦正重新整理恢复营业。工商局并以低价发售食盐数千斤供应市民。

15、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七日电

解放军某部开到高苑、于张庄后,群众代表自长山、邹平、周村各地远道赶来控诉蒋匪血腥罪行,要求解放军立即替他们报仇。代表们历述蒋匪许多惨绝人道的暴行。去年腊月二十七日蒋匪到了长山县五区常玉庄抓捕群众二百余人,当场杀了二十多人,带到周村后又活埋了六十多人。该区大刘村贫民刘洪方被绑起来喂狗,整个身子被啃去半截。刘洪泽八十多岁的老娘躲在炕上被蒋匪用刺刀刺通了脑袋。被蒋匪抓去修筑桓台城墙工事的妇女儿童们目睹城墙周围地上有露出一个头的,露出一只手或一只脚的尸体,都是被蒋匪杀害或活埋的善良群众。董永庄刘大娘倒在地上,哭诉蒋匪杀害刘景村全村干部,一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也被剥光衣服轮奸后绑在树上割了奶子。战士们听了后激愤填膺咬牙切齿,一致宣称:老百姓是我们的爹娘,我们要为人民尽孝,杀敌复仇。

16、新华社华东二十八日电

来自济南的消息称:近日济市已为胶济西线解放军强大攻势所震动,街巷间市民交头接耳,连军警亦纷纷议论,期待解放军早日进城解放他们。蒋匪则极度惊慌,市内物价一日数涨。匪首王耀武于其整三十二师被歼惨败之余,慌忙加强城防,现济南城三门紧闭,仅留一普利门通行。各工厂工人被驱迫在市周围挖掘战壕,工人已停工。王匪并自津浦沿线及莱芜等地抽调整七十三师、整十二师一一一旅、整四十五师二一一旅(按该旅系去年胶河战役被歼后重建者)及二一三旅等部集中济南企图死守。另据美联社北平二十一日电透露:王耀武的家属最近已离开济南逃往青岛,引起大批蒋匪官僚及外国人纷纷逃跑。齐鲁大学外籍教职员一半以上和美人十名,英人十六名及加拿大人四名均已撤出济南。该电亦透露:济市贫苦老百姓都希望人民解放军“破门而入”。

17、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九日电

胶济前线解放军十九日至二十三日在济南以东地区,击败蒋匪五个旅的进攻,二次收复章邱、明水、龙山三城镇,粉碎匪首王耀武妄图东援淄川的迷梦。当解放军正在围歼淄川蒋匪之际,王匪慌忙凑集其整七三师、整二师之二一三旅及保安团等五个旅以上的兵力,自济南东犯。匪恐被歼,以整七三师沿铁路向东,其余匪部分在铁路两侧,齐头并进。十九日匪保四团爬到济南东北四十五里的鸭旺口,即首遭解放军迎击,该匪即溃不成军。二十日匪窜至明水,二十一日窜至章邱,远离淄川尚有八十余里,但淄川守匪五个团及土顽等一万二千余人,已于二十日午夜全军覆没。二十二日王匪恼羞万分,集中飞机大炮掩护其步兵向明水、章邱以东猛攻,解放军坚决痛击,迄晚匪被歼五百余名后,狼狈西窜,解放军夺起追击,明水、章邱当再告收复,二十三日收复龙山,并在小清河以南,追击败匪,俘人枪各二百余,总计五天中共歼匪千五百余名,缴获轻重机枪十余挺、步马枪三百五十余支,现解放军前锋又抵济南以东三十里地区。

18、新华社华东二十九日电我鲁中地方兵团二十四日收复沂水城。该城蒋匪向临沂逃窜。

19、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八日电

解放军某部四连在周村战斗中正确发扬军事民主、遇事大家商量,因此在五小时内夺下匪固守据点八处,俘匪六百余名,全连仅负伤七名,荣获记功嘉奖。该连攻击发展到周村武圣门南的大街时,决定炸开对面一座楼房,但敌炮火严密封锁,营长亲自观察后也觉得困难,但在八班长邹洪敏建议下,很快的炸开了该楼房,全连顺利突进。该连三排继又发现前面一幢楼上有敌人据守,连长想了个办法,征求大家意见,战士周培和认为容易受敌杀伤,提出了另一个办法,经连长考虑后接受,终于使十个敌人缴了枪。经过这几个实例的教育,战士们勇气倍增,而干部对每一情况的处理都更慎重,几乎每次下决心都融合了群众正确的意见。在最后围歼敌师部时,排长魏信亭和战士丁京竹的意见为连长所采纳,全连配合友邻将敌悉数歼灭。

20、新华社华东前线三十日电

前线指挥部顷公布攻克淄川战果如下:

(一)全歼蒋匪淄博警备旅旅部及所属第三团、整三十二师新三十六旅之一○六团、交警第一总队(即新编铁路团)、博山团管区司令部、联勤总部第一○九库、淄川县政府、自卫总队、博山自卫队之沂蒙大队等部(前误报有警备旅第二团及保安第三团)共计一万二千余名,内生俘淄博警备旅少将旅长兼淄博警备司令吕祥云、副旅长袁所先、交警第一总队长黄锡畴、副总队长李培来、一○六团团长郭振刚等以下九千八百四十五名,毙伤二千二百余名。

(二)缴获:战防炮二门、重迫击炮一门、迫击炮六门、六○炮十八门、火箭筒、掷弹筒、枪榴筒共五十三个、轻重机枪二一七挺、汤姆、卡宾、冲锋枪共一○七支、长短枪三千四百九十三支、各种炮弹二千三百○八发、各种子弹八十二万余发、电台四部、战马四十九匹,其他军用品甚多。


21、新华社华东前线三十日电

解放军在周村及淄川战俘中查出蒋匪留用之日籍军事助教小泽旭(改名萧泽民)古屋彦重(改名颜重)、本横房次(改名刘金亮)及军医小林一马(改名马小林)等四人。小泽旭现年二十七岁,日本北海道人,古屋现年三十二岁,日本山梨县人,本横现年三十岁,日本茨城县人,日寇投降后,他们被蒋匪济南绥署留用。被俘前小泽、古屋两人在蒋匪整三十二师新三十六旅旅部副官处当准尉附员,担任步兵助教。本横为蒋匪整三十二师军官队军士大队准尉队员,专绘兵器图样及地图等。小林一马现年五十五岁,日本北海道扎幌市人,日寇投降前为济南华北酒精工厂厂长,后被蒋匪留用为装药技师。被俘前至淄川准备改装蒋匪修械所,因情况变化,被派充蒋匪山东省保十纵医务所军医。

22、周村蒋匪被歼故事

当解放军的矛头突然伸向胶济西段时,王匪耀武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整三十二师师长周庆祥还如在梦中,一个师分散在六、七处,周村市驻着师的直属队。但是当一听到广饶博兴一带我军集结的消息后,周庆祥就吓得团团乱转,立刻叫参谋长李锡煜打电话向王耀武求救,不料电话中挨了一顿臭骂,说他“谎报军情”,并声言:“今后如不把情况查明就乱报告,要杀你的头!”其后解放军已愈逼愈近,周庆祥接二连三打报告请援,可是王耀武还说:“估计共军是掩护辎重过黄河去”。但解放军的巨炮已在周村外市轰响了。

解放军十二日向周村市发动总攻,困守市南的蒋匪整三十二师一四一旅四二二团一个营的士兵皆已无心作战,当解放军的枪愈打愈近时,该营士兵就找着营长问:“怎么办?”营长也和下面一样巴不得快投降,但碍着在团里督战的旅参谋长方人杰,于是就到团部里报告:“下面已经乱了!”团长是杂牌军官,也早知道大家的意思,但是又不敢讲话,大家都把眼光望着唯一能作主的旅参谋长。他呐呐的问道:“有没有一点办法?”营连长们同声回答:“办法有两个,一个是投降,一个是突围,可是突围大家不敢保证参谋长的安全。”这位参谋长吓白了脸,望望大家,默不作声,就这样四百多人在解放军炮火的威力下放下了武器。

混在俘虏尉官队里的方人杰穿着一身士兵衣服,满身弄得又泥又脏,还把棉军帽的耳朵放下来遮着面孔,蹲在一个角落里不敢声张,这时四二三团一营的十七岁勤务员王清走了过来,他是去年在许昌车站上卖香烟被抓来的,这次被解放后,他要报仇。他笑嘻嘻的走上去对方人杰说:“团长叫我请参谋长讲话。”方人杰一听吓白了脸,但还跳起来假作镇静的威胁说:“谁说我是参谋长,是你封我吗?”王清把嘴一呶,指着他说:“现在可不是你摆官架子的时候了,我被你们抓来当了九个月兵,连你是个参谋长也不认识了吗?”方人杰知道瞒不住了,掉转头向解放军同志承认道:“我是代理参谋长”。围在左右的俘虏军官听了都大笑起来,方人杰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他低下头来很难为情的承认了是一四一旅的参谋长。

23、胶东蒋匪吓得乱跑

咱们华东人民解放军向山东蒋匪发动的强大春季攻势,把蒋匪打得不能还手。咱们攻打淄川的时候,王匪耀武派了五个旅从济东出来向东援救,从上月十九号到二十三号,五天消灭了它一千五百多,象一个被打伤的狗一样又夹着尾巴窜回去了。咱们军队前锋又到了离济南三十里的地方。这时胶东蒋匪更显得害怕,二十八号从龙口和蓬莱逃跑了,三十号困守在军港威海卫的蒋匪一个旅也坐上轮船跑了。现北海边上只剩下烟台和福山两个城市,早被咱们围困住了,不是逃跑,也逃不过被消灭掉!




24、一周战况





四月一日至七日......


南线解放军强大兵团,继续扩大春季攻势战果,华东解放军于横扫胶济铁路西段进驻淄川等地后,即分兵向东西推进。龙口、蓬莱、威海卫之蒋匪,慑于我军胜利威势,纷于上月二十八日及三十日仓惶弃城逃逸。至此,华东解放军自三月十一日发动胶济西段攻势以来,已歼灭蒋匪三万八千余名,攻克淄川、博山、周村、张店、莱芜、蒙阴、沂水、益都、临淄、桓台、长山、邹平、齐东、章邱、龙口、蓬莱、威海卫等重要城市十七座,控制胶济西段及张博支路达三百余里。完全粉碎了蒋匪的点线防御,山东局势已发生重大变化。现胶济全线瘫痪,济南告急,昌乐潍县变成陆上孤岛,蒋匪主力已被驱逐至津浦线、临枣线、临(沂)郯(城)和日(照)海(州)的狭长地带,以及青岛、即墨、烟台、福山等孤立城市,战战兢兢坐以待歼。......



25、新华社华东(四月)八日电



淄博矿区收复后,已开始重建工作。该地在蒋匪侵占期间,曾受到严重破坏。仅据博山市调查,该市市民被迫每月须缴纳三十万斤小米,其他保镇公所之临时费、兵役费、职员菜金费、武装扫荡费、服装费、站岗费等种类之多难以统计。焦煤每吨要纳出口税蒋币(下同)二十万元,原煤每吨纳出口税十万元,统税八千元,地方捐一万元,蒋匪驻军之烧煤也全由私营煤矿无代价供给。此外,伪商会保甲公所也大肆敲榨勒索,故全市原有私营煤矿和小炭井六十二家,现只剩下二十三家,且产量大减。原有三十五家杂货号已有半数歇业,原有二百五十家卷烟业,除苛杂外又受美帝香烟倾销打击,现只剩百余家。该市一个技术工人每天挣工资三万元,只能买一斤粮,还不够一个人吃。此次我军于三月十四日收复洪山煤矿时,民主政府人员在炮火声中即着手进行恢复工作,十六日召开了工人座谈会,号召迅速修复被蒋匪破坏的机器,工人们一致认为:“煤矿是咱自己的了,机器就是咱们的饭碗。”会后管理发电所和水源地的五十四个工人立即动手挖出事先藏起来的零件,装配机器,二十三日即将洪水发电所修竣,并开始送电。当淄博全区解放时,民主政府为解决工人的生活困难,立即拨出本币两万万元和粮食五万斤,给颜山铁厂、电石厂、瓷窑厂、玻璃厂、电磨厂及神头发电厂等十余工厂。同时召开各厂商经理座谈会,解释民主政府的工商业政策。工商局并拨三十万斤粮食与油盐给博山市低价发售供应工人市民。现各厂均已相继复工,全区物价日趋稳定,各项恢复工作仍大力进行中。


26、新华社华东八日电



胶济路主要支线张(店)博(山)铁路于上月二十二日解放后,当晚即全线通车。去年二月解放军莱芜大捷时,蒋匪将该路所有车头车厢拖往济南,我曾改用西河大昆仑两站间之窄轨通车。此次,由于铁路工人的保护,未遭破坏,十二日蒋匪由博山西河大昆仑逃走后,该段当即通车。二十二日收复淄川后,当晚十点即全线通车。



27、新华社华东七日电



淄川收复后,民主政府立即进行治疗负伤群众与俘虏和掩埋遗尸,遣送俘虏等善后工作。政府成立专门医治小组,分头进行医救城区五条大街为蒋匪及流弹伤害的群众,三天内八十四名负伤者均得到包扎治疗。战后收容之七百四十余名伤俘,经医疗后,其中三百三十名轻彩号,即陆续发给路费,遣送返籍。战俘在医治遣散中,听到中共中央颁布之“betway威官网app土地法大纲”中有“蒋军官兵家属也分给一份土地”的规定,都异常感动。












27、新华社华东八日电



分社记者报导张店市工商业被蒋匪绞杀情形称:去年该市解放后曾一度趋向繁荣。如广平路永记碱厂,当时民主政府曾贷给北海币三十万元,三个月除归还本息外,并获宽裕的周转资金。但去秋蒋匪侵陷张店后第六天,该厂即被诬以碱粉来历不明被迫关门,连熬碱大锅也卖了。蒋匪疯狂摊派,苛杂极多。益丰酱园、天合堂商号等家每月缴纳各项苛杂达四、五百万元蒋币。二马路三兴百货商店只门面每月就要缴纳二百斤麦子的捐税。商店被迫纷纷停业。民主政府曾贷款百多万元(北海币)修盖恢复起来的新市场,蒋匪勒令贷款户每贷得一元者,须缴纳蒋币二十元;新市场一百二十多家摊贩,每月尚须缴小米七千多斤,因之该市场商贩也被摧残殆尽。如一个开馒头铺的岳某说:蒋匪一次要我二十万,第二次要我二十七万,两次就把我的馒头铺一锅端了。



28、新华社华东七日电



胶济线新收复区临淄、桓台群众,纷纷控诉蒋匪滔天罪行。临淄伪县长徐振中,曾在西关北阁子外枪杀活埋群众二百五十多名,并拆毁大批民房修筑城垣工事,仅城关镇就被拆掉一千多间。赵王庄一个十四岁闺女被徐匪连续强奸三天。徐匪部属排长带匪徒四名,竟大白天在南关大集上强奸妇女。徐匪勒索每两田赋半年交细粮六百多斤,其口号是:“荞麦皮还挤二两油,违抗切开凉着(即砍头)。”西关北街十二户居民中因粮食被搜刮,有七户已断粮。桓台蒋匪在高楼等十九个村曾惨杀群众五十多名,并在上韩家村强抓青年四百多名,威逼每人出麦子三石到六石赎命。伪县长柴克清勾结地主向翻身农民“倒算”,杀死高楼农民尹成业,将其妻和子赶走,并强迫毛家庄农民邱振亭卖掉二个亲生女儿抵帐。现在群众重见天日,看到解放军就要求替他们报仇雪恨。




27、新华社华东八日电



分社记者报导张店市工商业被蒋匪绞杀情形称:去年该市解放后曾一度趋向繁荣。如广平路永记碱厂,当时民主政府曾贷给北海币三十万元,三个月除归还本息外,并获宽裕的周转资金。但去秋蒋匪侵陷张店后第六天,该厂即被诬以碱粉来历不明被迫关门,连熬碱大锅也卖了。蒋匪疯狂摊派,苛杂极多。益丰酱园、天合堂商号等家每月缴纳各项苛杂达四、五百万元蒋币。二马路三兴百货商店只门面每月就要缴纳二百斤麦子的捐税。商店被迫纷纷停业。民主政府曾贷款百多万元(北海币)修盖恢复起来的新市场,蒋匪勒令贷款户每贷得一元者,须缴纳蒋币二十元;新市场一百二十多家摊贩,每月尚须缴小米七千多斤,因之该市场商贩也被摧残殆尽。如一个开馒头铺的岳某说:蒋匪一次要我二十万,第二次要我二十七万,两次就把我的馒头铺一锅端了。



28、新华社华东七日电



胶济线新收复区临淄、桓台群众,纷纷控诉蒋匪滔天罪行。临淄伪县长徐振中,曾在西关北阁子外枪杀活埋群众二百五十多名,并拆毁大批民房修筑城垣工事,仅城关镇就被拆掉一千多间。赵王庄一个十四岁闺女被徐匪连续强奸三天。徐匪部属排长带匪徒四名,竟大白天在南关大集上强奸妇女。徐匪勒索每两田赋半年交细粮六百多斤,其口号是:“荞麦皮还挤二两油,违抗切开凉着(即砍头)。”西关北街十二户居民中因粮食被搜刮,有七户已断粮。桓台蒋匪在高楼等十九个村曾惨杀群众五十多名,并在上韩家村强抓青年四百多名,威逼每人出麦子三石到六石赎命。伪县长柴克清勾结地主向翻身农民“倒算”,杀死高楼农民尹成业,将其妻和子赶走,并强迫毛家庄农民邱振亭卖掉二个亲生女儿抵帐。现在群众重见天日,看到解放军就要求替他们报仇雪恨。

4楼 过客1970

呵呵,周村战役的作战方案是聂凤智将军提出来的,不是许司令制定的:



攻打敌军据点,按常规是先打外围,层层剥皮,逐次攻击。但在周村战役中,第九纵队司令员聂凤智依据对敌军的周密侦查和分析判断,主张采用远途奔袭,直取周村,先打掉敌人的指挥中枢的“挖心战术”,而后四面开花,乘胜扩张战果。山东兵团批准了这个方案。



——《第三野战军战史》214页第三段。



建议看看书去?

山东兵团批准了这个方案。





---山东兵团司令员是谁?

5楼 以百石之力射飘叶
许将军打仗又狠又猛又精,许将军不愧是人民军队中的第一猛将!
许将军打仗又狠又猛又精





偶感觉,应该是“精”这个字上面,以“精”而又狠又猛

11楼 皇家老马
这个中心开花打得好:但王师四十七师张灵甫后来亦使用这一战术,未曾想却招致杀身之祸。
74师的“中心开花”失败是 国军一系列的偶然失误所致,后来的南麻、临朐,国军的“中心开花”都成功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