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子战术”的经典------周村战役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1947年底,华东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兵团以胶东战役完全打破国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之后 ,除了几个互不连接的孤立的港口之外,胶东已经无大的战事。

因此,华东野战兵团司令员兼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将军,一方面组织大量地方武装底这些港口重点进行物资等方面的封锁,一方面积极寻找新的战机,意图解放全山东。

这样,他的着眼点,就在当时山东的大动脉胶济铁路上寻找突破口。

胶济铁路西段的周村城,位于胶济铁路西段,西距离济南80公里,东距离濰县150公里,处于胶济铁路的中心点上。

敌整编三十二师师部驻防周村,辖一四一旅、新三十六旅及交警第一总队、淄博警备旅、保安团等,总兵力4万多人,布防在张店、博山、明水、齐东地域内,方圆达百余里,且逢城必守,遇镇设防,这里摆一个营,那那里摆两个营,师部驻地周村,实际战斗部队也不足5个营。

许世友面对地图,反复考虑:如果采用由外向里、层层剥皮的传统打法,必然拖延时间,增加伤亡。相反,如果采用“挖心战术”,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则有出奇制胜之妙。

而许世友将军带兵,总是不拘泥于成法,而一向尊崇“出奇制胜”的军事原则。

钻到敌人内部去打,从表面上看四面受敌,有很大危脸性,但敌人的部署提供了可乘之机。有险才有奇,只要攻击时机得当,攻击对象选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取胜是有把握的。

于是,他决心不在外围跟敌人逐城逐镇地纠缠,以有力一部大胆揳入敌人的心腹之地一一周村,敲掉它的指挥中枢,使整个守备区的敌人失去指挥,全局混乱,来个中心突破,四面开花。

许世友当即宣布命令:以九纵揳入敌人纵深,首先攻取中心位置的周村,七纵插入周村、张店之间,阻击张店、淄川之敌增援周村,并寻机歼灭张店镇之敌。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各纵经过7天的强行军,从掖县到达集结位置的广饶一带后,天突然下起春天少见的暴雨来。

由于各部在夜晚冒着大雨,在齐膝深的泥泞中向敌开进,接敌时间参差不齐。

3月11日拂晓,七纵首先接敌,一举攻占张店镇,歼、俘敌4000多名。

张店在周村东面20多公里,张店一打,周村守敌三十二师师长周庆样猛然警醒。他一面急电济南的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求援,一面命令驻守长山、桓台、邹平、齐东等县城的敌人,火速向周村靠拢。

周村敌兵力由3000人激增至15000余人。

恰在这时,因为大雨天,兵团部与九纵之间无线电通讯联络中断。

雨夜茫茫,兵团部派出去的几批通信兵,也没有与九纵联系上,但许世友并不着急,他靠在行军床上,听着茅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他判断,周村敌人兵力增加,对攻城作战有不利的一面。但七纵在张店首战告捷,对我是个鼓舞,对敌却是个严重打击。周村兵力虽增加,但是仓促集中,部署混乱,立足未稳。我如乘隙攻击,正好使敌措手不及,他相信有“小许世友”之称的聂凤智也会这样考虑的。

因此,中心开花的“牛刀子”战术,不必做出任何的改变。

果然不出许世友所料,聂风智的判断和他的判断完全一致。

聂风智在部队遇雨受阻、敌情变化,又得不到兵团指示的情况下,当即表示:“作为军事指挥员,在作战方面有机断专行的决定权。今天由我下决心,错了当然由我负责。”

他命令各部连夜冒雨直逼周村。

12日(农历的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拂晓,向周村发起猛烈攻击,匆忙从济南赶回周村的敌整编三十二师师长周庆祥召集各旅、团长开会,研究周村防务,但已为时太晚。敌师、旅、团之间由于兵力部署混乱,防务交接不清,只能仓促应战。

正当敌人一片混乱之际,九纵主攻、助攻部队一举将选择的10个突破口突破7处,敌各级指挥官尚未返部,就当了俘虏。除师长周庆样等数人化装潜逃外,守敌15000人全部被歼。

攻克周村,胶济路西段之敌果然全局动摇,周围各城镇守敌纷纷弃城逃窜,南至蒙阴,东至临淄,西至肥城、平阴,北至黄河岸边,守敌纷纷逃窜,华东首个城市攻坚战的周村战役,很快变成了追击战。

意外的收获还在于,周村战役之后,完全收复了在南麻、临朐战役之后全部丢掉的沂蒙山(鲁中)根据地,震慑了山东国军,极大的扩展了我军的实力与战略纵深。

恰如许世友战役前所预料的那样,出现了“中心突破,四面开花”的大好局面。

新华社对此战役进行了连续的追踪报道:

1、新华社华东前线十八日电:

解放军向胶济铁路济南至潍县段发动强大春季攻势,获得光辉胜利,两天内歼匪一万八千余名(内活捉一万六千余名),并收复工商业中心周村、张店两重镇,齐东、长山、邹平等城市与车站多处。前线指挥部顷发表一九四八年第一号公报称:“我军一九四八年对山东蒋匪发起之首次强大攻势,已于胶济线上顺利展开。十一日晨,我军一部首先攻克胶济路与张(店)博(山)支路的连接点张店市,全歼守匪整三十二师一四一旅四二三团第二营及匪张店警务段护路队与警察局等,俘匪二五一五名,另毙伤其百余名。与此同时,我军另部收复沿线车站金岭镇(张店东三十里)及马尚(张店西二十里)。十二日拂晓,我军又猛攻周村市,激战至当晚十时,守匪整三十二师师部、师直属队、该师一四一旅旅部、旅直属队与四二一团(缺第一营)、四二二团(缺第二营)、四二三团(缺第二营),新三十六旅旅部、旅直属队与一○七团,以及匪山东第十专员公署与其所属保安第十四团,匪抓丁机关张店团管区,匪长山县自卫大队等部共一万五千余名,全部就歼,周村市当告解放。同日,我军另部横扫胶济路北地区,连克邹平、长山、齐东三城,歼匪一四一旅四二一团之第一营及土顽一部。以上战斗中,缴获军火、轻重、物资极多,正在清查。现攻势仍继续扩展中”。

2、新华社华东前线十八日电:

前线指挥部许世友、谭震林、谢有法三将军签发政治训令,明令全军严格执行城市纪律,保护正当工商业,及文化、教育、社会慈善等机关,训令中规定:

一、占领城镇工矿区域内敌人之粮食弹药或其他物资及交通工具,均由攻击部队司令员指定专门部队封存看守,如需取用者必须得到指挥部的批准,不得有任何损坏弃失事件发生。

二、所有交通设备如车站、车头、车厢、水塔、月台、铁轨、枕木、电杆、电灯等一律派员看管,不得损失。

三、凡属四大家族及官僚资本经营之工商金融各种企业一律查封,由攻击部队司令员派员看管听候处理。

四、遵守民主政府法令,不妨碍本军行动的一切私营工商业,一律加以保护。

五、切实保护图书馆、公园、学校、博物馆、医院、电影院、婴儿院、幼稚园等一切公共文化娱乐或慈善机关,图书馆、博物院、公立医院并须派员看守。

六、一切外侨及外国传教人员不问国籍,只要服从民主政府及解放军之法令,不破坏秩序,及不妨碍本军行动者,均予以保护。

3、新华社华东前线十八日电

为确保城市政策之执行,统一新收复城市革命秩序之建立管理,及缴获物资之处理,前线指挥部已颁布命令组织各收复城市临时军事管制委员会,规定:

一、一切物资之没收处理权属于华东财经办事处物资处理委员会,任何部队必须坚决服从。

二、军队必须取用之军用物资,应在最高司令批准后,协同财办人员共同点验登记然后取用。

三、进占城市之军事管制委员会,以攻占最高司令为主任,财办代表为第一副主任,政治主任为第二副主任,该委员会主要任务为维持秩序,严防坏人抢劫偷窃,及特务放火焚毁,乘机移散等。在进占城镇及工矿区域,一切秩序未恢复前,该委员会为最高权力机关,所有党政军民一切人员均属其管辖,如攻城部队移动时,该委员会仍由财办代表继续行使职权,至何时结束,视当地实情决定。四、凡攻占之城镇秩序未恢复前,禁止一切无进城任务之任何武装人员,及任何机关之采货人员入城,以防扰乱破坏事件之发生,凡因军事公务,如通讯人员或奉令采买之各部队人员,亦必须取得攻城最高司令部之特许证方得入城,且出城时应受严格检查。*

4、新华社华东前线十九日电

解放军强大兵团十三、十四两日继续胜利地扩展攻势,沿胶济铁路西段两侧数百里广阔地区,追歼惊窜之蒋匪。据前线指挥部第二号公报公布,十三日一天中,续克著名煤矿与电气工业中心博山市,及莱芜、章邱三城,以及周村西之明水、普集、王村三车站。十四日复连下临淄城及济南以东五十里之龙山车站。守敌均望风披靡,不战而逃。同日,另部我军攻克淄川东南八里之重要煤矿区大矿地(前误为淄川东五里洪山),全歼匪淄博警备旅第四团(前误为第十四团)及土顽等共二千余名(内活捉一千六百余名)。现我军前锋已直逼山东蒋匪指挥中枢济南市。按我军自发动攻势以来,已共歼匪三万余名,攻克与收复周村、张店、博山、莱无、齐东、邹平、长山、章邱、临淄等城镇九座,车站近十处

5、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日电

前线指挥部发表第三号公报称:我军一部十六日晚进击桓台,十七日拂晓攻克该城,守匪整三十二师一四一旅四二二团第二营及伪县大队、自卫大队、警察等全部就歼,战果正清查中。此为我军发动春季攻势以来所收复之第十座城市。

6、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二日电

胶济线解放军十八日占领济南东二十六里之韩仓及三十里之郭店两车站,俘敌一部。现解放军攻势矛头正迫近匪巢济南市。

7、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三日电

解放军于二十日午夜,攻克战略要地胶济铁路张(店)博(山)支路中心点淄川城,歼敌近万人。

前线指挥部顷发表第四号公报称:“我军一部于十九日黄昏前向淄川蒋匪发动攻击,激战三十二小时,至二十日二十四时战斗胜利结束,守匪淄博警备旅旅部与其第二团、第三团,整三十二师新三十六旅之一○六团,铁路团(原交警第一总队改编),保安第三团及其他土顽等近万人全部就歼,无一漏网。匪警备旅正副旅长均被活捉,详细战果正清查中。按:淄川城为解放军向胶济西段发动攻势以来所收复之第十一座城市

8、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三日电

前线指挥部公布我军向胶济铁路济(南)潍(县)段发动攻势作战七天(十一日至十七日)战果如下:

(一)攻克与收复城市十座:周村、张店、博山、莱芜、临淄、桓台、长山、邹平、齐东、章邱,重要车站六处(金岭镇、马尚、王村、普集、明水、龙山),及矿区一处(大矿地)。

(二)歼匪整三十二师师部与该师一四一旅全部,新三十六旅旅部与一○七团,淄博警备旅第四团,保安第十四团全部,交警张店警务段三个中队,联勤总部第四分监部与所属监护中队,张店团管区与所属一个自卫大队,山东省第十专员公署,长山县政府及桓台县政府及所属特务队、博山、淄川、桓台、高苑、长山等县大队,周村警察所,张店警察局,周村军警联合督察处,山东省党政军统一指挥部第十支部,及上属各县之还乡团、区乡队等共二四二三七名,其中活捉二一九三一名,毙伤二三○六名。

(三)缴获各种口径炮二二二门、轻重机枪五七○挺、冲锋枪一六五支、长短枪八一○九支,各种炮弹一五七○○余发,各种枪弹三○三万余发,手榴弹二七七○○余枚、电台十九部、电话机二二八架(内总机十七架)、汽车五十七辆、马车五十辆、粮食二七○余万斤。

9、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四日电

我鲁中地方兵团十八日收复蒙阴城,守敌在解放军春季攻势震慑下弃城逃窜。

10、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五日电

前线记者报导周村之战称:十二日解放军某部冒雨经十八小时战斗,攻克胶济西段蒋匪指挥中心周村市,干脆彻底全歼整三十二师(缺二个团又三个营)及保十四团等部共一万五千余名,获得春季攻势第一个战役具有决定意义的大胜利。该部解放军自去冬经过诉苦、查整、军事练兵的新式整军运动后,全军普遍提高了阶级觉悟与攻坚信心,此次攻击周村前,各级指挥员又均亲自组织周密视察地形,和战士们一块摆沙盘研究,实行军事民主,达到全军战斗意志集中与克服冒雨行军作战的困难,并正确突然的投入战斗。当周村守匪面临被歼威胁时,原驻长山之匪一四一旅旅部率四二二团一、三两个营与伪长山县大队,原驻邹平、齐东两城之匪四二一团及原驻埠村(周村西南七十余里)之匪新三十六旅旅部率一○七团,分别于十一日下午自投罗网,急奔周村增援。解放军即于当晚迅速收合包围圈的预留缺口,准备活捉瓮中之鳖。十二日晨四时,解放军发起总攻,半小时内打开八处突破口。某团常胜连首先冲破市东北角,历时仅十二分钟。其他各部亦相继自市东之观海门与东南之中正门突入市内,与敌展开巷战。至十时二十五分,完全控制市东北角电灯公司、面粉公司等阵地,并迅速向西扩展。此时西路我军亦已占领武圣门,攻入市内。敌布置未定,复遭夹击,仓皇招架,指挥大乱。我某部二营首将新三十六旅旅部解决,活捉五百余名。敌在我包围与政治喊话下,成营成连放下武器。我另部同时向南跃进,将义顺门王家胡同之敌大部歼灭,活捉千余名,并与南路我军会合。至十三时,敌被分割成南北两段。经我猛烈炮火压制与政治攻势争取,退缩市北部边家胡同之敌全被解决,困踞市西南部之敌则全部缴械投降。整个战斗于晚十时胜利结束。

11、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五日电

解放军于二十一日晚收复胶济路上的益都城,守敌弃城东逃,我民主政府已进城重建秩序。

12、新华社华东前线二十五日电

十七日解放军在战地遣送周村战斗中被俘的蒋匪校尉级军官眷属二十六名回籍。其中有蒋匪整三十二师少校营长赵秀堂等校官眷属六名及蒋匪第十分监部代理科长万家祥等尉官眷属二十名。行前,解放军均发给充足的路费、干粮及通行证等。

13、新华社华东二十六日电

大众日报顷以“胶济线大捷”为题发表社论,指出胶济大捷是华东解放军对山东蒋匪的春季攻势的序幕。从十一日到二十日的十天中,我已攻克和收复重要城市周村、张店、淄川、博山、桓台、长山、邹平、齐东、章邱、莱芜、临淄、蒙阴等十二处,控制胶济铁路益都以西韩仓以东包括张(店)博(山)支路共三百余里,歼匪整三十二师及淄博警备旅等共三万余人,迅速圆满的完成了这一战役的预定计划,并获得辉煌战果。社论继分析这一伟大胜利的重大的战略意义与政治影响称:去年秋解放军大举反攻以后,我在山东正确地执行了内线歼敌的任务,十月胶河大捷,扭转战局转入反攻。接着十一月胶高线及十二月莱阳之捷,又迫使蒋匪完全处于点线防御。今年春季攻势开始,胶济线大捷更将使我山东局势,发生一个重大的基本变化,我军开始打碎蒋匪的点线防御体系,把伸入我解放区内部的敌人压缩到几个孤立据点中去,使之最后无法逃避覆灭的命运。从此我华东解放军将获得更大的机动性,配合全国人民解放军实行连续强大攻势。胶济线大捷是与全国解放军全面春季攻势紧密结合的,西北宜川、华东胶济、东北四平、中原洛阳这一连串的胜利,说明了在毛**英明的战略指导下,全国人民解放军的意志是集中的,动作是协同的,行动是统一的,因而攻势一发动,即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给蒋匪帮以沉重的打击。各战场同时取得辉煌胜利,将更加激励和鼓舞全国解放军坚决彻底干脆歼灭全部敌人的信心。同时也就更加促使蒋匪内部的崩溃和瓦解。

胶济战役短短的十天,我军仅以很少的伤亡,取得重大战果,尤其说明我军在冬季休整中,贯彻了建军的阶级路线,实行了三查整军运动,及攻坚技术的提高,因而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胶济线大捷,有力的保卫了当前正在进行的春耕生产救灾运动,创造了极有利的条件,将振奋全山东解放区和新收复区人民有信心战胜去年蒋匪所给予我们深重的灾难,以便更大发挥人民的力量支援前线。社论最后强调称,我华东解放军的春季攻势,方兴未艾,然而蒋介石匪帮必然会更加向美帝国主义乞援,及更加压榨人民,组织其行将崩溃前的一切反动力量来作垂死挣扎。我山东解放区今年灾荒仍是严重,因此,任何疏忽骄傲,松懈自满,都是不对的,我们必须以谨慎而又紧张的精神来克服胜利发展中的各种困难,争取最后的胜利。

(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