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55军163师曾在3天5夜的时间里,4次攻打探某,最终歼灭顽敌,攻克了这个战略要地。在这个东线著名的攻坚战中,不仅步兵部队表现英勇,支援步兵作战的55军坦克兵也大放异彩,涌现出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狂飙突进

探某位于同登南侧约1千米,北面是平顶山鬼屯炮台和火车站,西面是339高地,西南是那敏西侧无名高地,东面是423高地。探某东侧有同登至谅山公路通过,西侧有同登至太原公路通过,西南侧有同登至谅山铁路通过,正是扼守交通要道的锁钥重地。探某附近有18个海拔280~300余米的土山(编为1~18号高地),互相连接,山上茅草灌木丛生,多数土山上构筑有环形堑壕、交通壕等防御工事。另有两条简易公路贯穿于土山之间。探某阵地群及周围据点群是越军守卫同登的核心阵地,构成了一个工事坚固、火力密集、互相应援的环形防御体系。

战前,我军估计探某守军为越军第3师12团的1个加强连。但实际上,防守探某阵地群的是越军第3师12团4营、2团1营和第3师高炮营,共计2个步兵营和1个高炮营。越军凭借探某周围的18个高地严密设防,以85加农炮、37高射炮、无坐力炮、60迫击炮、高射机枪、轻重机枪形成交叉火力,斜射、侧射、倒打,步步阻击。加上探某阵地群构筑了大量地堡、“A”字型掩蔽部和防炮洞,外围有堑壕、交通壕,形成了完整严密的防御阵地。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第55军奉命向同登发起攻击。从正面实施主攻的是该军163师,其中489团担任师右翼迂回突击部队。第55军坦克团(62式轻型坦克)8连、9连(欠1排)奉命配属489团,支援步兵攻击前进。

2月17日晨,在炮火掩护下,我军越过边境,开始向预定目标发起攻击。坦克8连、9连刚驶出国境不远,先头坦克便陷入了越军设置的防坦克壕,将道路堵塞。步兵部队见此情形不等不靠,立即前出。8时许,489团第一梯队1营攻占386高地和402高地,在同登边境西北侧打开了突破口。与此同时,工兵协助坦克兵拉出了淤陷的坦克。坦克8连、9连立即引导489团的第二梯队3营攻击前进。

坦克9连(欠1个排)的8辆62式坦克一马当先,在同登西北无名高地北侧抢占有利地形,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489团3营主力在坦克火力支援下,迅速攻占了那门东北侧和东侧无名高地。这时坦克8连超越坦克9连战斗队形,该连12辆62式轻型坦克分成左、中、右三路纵队,分别由坦克3营营长胡扬发、8连连长王汉泉和指导员阎兰兴分别率领,引导步兵沿同登西北无名高地东、西两侧向探某攻击前进。

从中路突进的坦克8连3排长何关牛指挥807号战车一马当先,猛烈开火打爆了公路上迎面开来的一辆越军油罐车。随后,何关牛发现前方同登火车站有一列满载物资的火车刚刚发动,正徐徐驶出车站向谅山方向逃跑,遂将情况上报。连长王汉泉当即指挥全连各车集火向火车站射击,很快将这列火车打得起火爆炸。

489团3营8连紧随坦克8连之后,在公路两侧一路拔点。9时50分左右,当坦克8连中路坦克3排进至同登西侧无名高地时,越军从公路南侧339高地的坑道里推出2门85加农炮,向坦克直瞄猛射,当即击伤3辆坦克。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左路坦克2排进至鬼屯炮台东侧时,也遭到炮台上越军无坐力炮、高射机枪的射击。战不多时,全连先后已有7辆坦克陷沟、翻车和被敌反坦克火力击中,幸存的坦克乘员纷纷钻出战车,用步兵武器继续与敌人战斗。

右路坦克1排及坦克3营营长胡扬发、连长王汉泉的座车共5辆坦克,继续引导步兵沿同登西南无名高地西侧公路向探某攻击前进。各车不与公路两侧的越军散兵游勇纠缠,采取跃进射击战术,交替掩护,奋勇突进。后边的坦克2排、3排在指导员阎兰兴、3排长何关牛指挥下,不顾损伤顽强战斗,以猛烈火力压制339高地、鬼屯炮台、探某之敌的火力,掩护右路坦克向前突击。

激战中,坦克3排的807号、808号、809号战车相继中弹受损。排长车807号车翻到了山沟里,808号车长兰景龙、809号车长占有能均负伤较重。被撞伤的3排长何关牛钻出坦克,拒绝了808号、809号车救护他们的要求,命令两车继续同敌人战斗。尔后他将负重伤的驾驶员邹德兴包扎后藏到一条深草小沟里,又带领炮长鲍衍勋、二炮手雷恩礼徒步用步兵武器打击敌人。3个人英勇战斗,最后均壮烈牺牲。坦克3排后由身中50多块弹片的809号车长占有能接替指挥,坚持战斗。808号车长兰景龙右眼和脸部负伤昏倒在车内。当他苏醒后,一把扯掉包扎布,戴上工作帽就投入战斗。808号车所处地形不利,火炮和并列机枪打不到敌人。二炮手李佩贤毅然打开炮塔门,露出上身用高射机枪向敌猛烈扫射。全排奋勇拼搏,直到奉命撤出战场。

上午10时左右,坦克8连右路5辆坦克冲到了339高地东侧公路交叉口。由于冲击速度过快,步兵没有跟上来。前方有一座木桥,先头的801号战车正准备过桥,发现桥对面有一辆吉普车驶过来,后面还跟着两辆卡车,一辆上面满载着30多名越军工兵,另一辆装有地雷等装备。吉普车驶到桥头停下了,从车上跳下来一个越军军官,走到距离801号车约20米左右处站住,指手画脚,要求坦克给他让路。突然间,这名敌军官突然发现了眼前坦克上的红五星标志,当即吓得转身就跑。801号车炮长陈伟文操纵并列机枪猛烈开火,当场将这名敌军官击毙,接着又连发4炮,将两辆卡车全部打得起火爆炸,车上的越军顿时血肉横飞。还有些跳下车来的敌人转身向四处奔逃,又被陈伟文用机枪追着猛扫,死伤惨重。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消灭这股敌人后,坦克通过小桥继续向前冲击。10时20分左右,在801号战车引导下,8连5辆坦克比预定时间提前半小时冲进探某,展开战斗队形猛烈开火射击,打得越军乱成一团,极大震撼了同登之敌的防御。越军急忙组织探某阵地群、339高地、鬼屯炮台等几处火力夹击坦克8连。由于没有步兵协同跟上,坦克8连5辆坦克孤军奋战,先后都被敌弹击中,带队指挥的坦克3营营长胡扬发、1排长朱司贞和803车车长韦忠初、炮长黄进飞、二炮手张宜汉等人壮烈牺牲。经过半个多小时激战,坦克8连虽击毁敌火力点、兵器一批,但自己也有2辆坦克被击毁,其余3辆坦克带伤撤回了同登西北无名高地北侧。

在这次支援步兵穿插探某的战斗中,坦克8连提前半小时插到指定位置,打得英勇顽强,先后击毁敌火车1列、汽车6辆、火炮10门、火箭筒5具、火力点14个,歼敌百余名,割裂了越军的防御,为主力歼敌做出了贡献。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钢铁雄师

综合考虑了战场态势后,2月17日15时10分,163师师长边贵祥命令已完成预定进攻任务的487团协助489团从东侧向探某进行突击。487团团长邓忠华命令2营加强军坦克团7连,向探某攻击前进,协同489团歼灭探某之敌。

坦克7连当天清晨出国境不久,12辆62式坦克就全部陷入稻田、河沟和停在陡坡上。经过紧急拖救,救出了4辆坦克。当天17时,坦克7连连长李德贵率领这4辆坦克赶到指定位置,随即搭载487团2营步兵,沿班列及其以北公路一线,从东侧和东南方向对探某发起攻击。

487团2营沿公路边的山头拔点推进,每攻下一个阵地,越军就组织炮火猛轰,然后步兵发起反冲击,双方在各个高地上反复争夺。坦克7连掩护步兵交替跃进,步兵攻击山头时,坦克沿公路向前直冲,沿路击毁越军火力点、汽车、摩托车、炮兵阵地。连长李德贵身先士卒,指挥3辆坦克集火压制越军炮兵,自己率领710号坦克高速冲进那敏西北侧越军炮兵阵地,冲撞碾压,先后撞毁37高炮2门、高射机枪2挺、汽车5辆,彻底捣毁了越军炮兵阵地。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19时35分,487团又增派1营3连从玻保向探某北侧无名高地发起攻击,与2营形成对探某东、南、北的三面攻击,战斗非常激烈残酷。由于天黑,2营步兵和坦克7连失去了协同。打到18日凌晨,2营和1营3连只夺取了探某北面2个无名高地和东面、南面的4个无名高地。鉴于部队减员很大,18日凌晨1时47分,163师师指命令487团停止对探某的攻击。

2月19日17时40分,在经过10分钟炮火准备后,487团2营加强团100迫击炮连和无坐力炮2门,在坦克7连4辆坦克支援下,向探某阵地群发起第二次攻击。坦克7连连长李德贵奉命率领710号、705号、702号、709号4辆坦克前出,支援步兵6连从探某东北侧的1、2号高地突破,沿3、4、5、6、7、8号高地由东向西进攻。因710号坦克电台信号不佳,李德贵连长带710号全体乘员换乘了705号坦克。

当进至探某3号高地东侧公路时,因步坦难以有效联络,坦克7连遂与步兵6连脱离,单独冲击。4辆坦克不顾各高地越军用机枪和反坦克火器织成的层层火网,猛打猛冲,相继摧毁越军暗堡、火力点6个和弹药所1座。因没有步兵跟进掩护,加上天色已黑,前后坦克出现脱节。710号坦克打迷了方向,与连长车等失去联系。702号坦克为发扬火力,离开公路插入越军阵地中间,支援步兵向山头攻击。车长易谨勤掀开炮塔门,操纵高射机枪向附近高地上的敌火力点射击。不久易谨勤头部中弹负伤,随车的副指导员袁才标立即接过高射机枪,继续压制两侧敌人。702号坦克边打边冲,一直冲到1号高地西侧,在这里遭到越军火箭筒攻击而中弹瘫痪。

705号、709号坦克在前面冲击,由于坦克电台信号很差,通讯联系不畅,连长李德贵冒险从坦克中露头,用手势指挥709号坦克跟进。冲到11号高地东南侧时,两辆坦克沿简易公路向西拐直插越军探某核心阵地群侧后。709号坦克紧随连长车前进,一路歼灭了不少越军火力点。当冲到18号高地北侧时,709号坦克被敌火箭弹击中停车。旁边山上立时冲下来几名越军,“嗷嗷”叫着向709号坦克扑来。709号坦克全体乘员迅速拿出轻武器和手榴弹准备同敌人战斗。当几名越军冲到附近时,驾驶员陈国文操纵航向机枪开火,当即击毙1个敌人。炮长孙龙模也用手枪射击,又打倒了1个敌人。随即两人从车底安全门钻出,隐蔽在车下。山上的越军继续往下冲,其中有两人手提火箭筒向山下的705号、709号坦克瞄准。709号车长雷仁才发现了险情,立即指挥二炮手李发用冲锋枪向敌人扫射,消灭了这两个越军。其余越军见势不妙,慌忙又逃回了山上。尔后709号坦克乘员全部下车,找地方隐蔽,用轻武器继续同敌人战斗。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此时只有李德贵连长指挥705号坦克在敌人的重围中孤军奋战。又击毁了几个越军火力点后,705号坦克上的炮弹打完了。李德贵指挥驾驶员许森开足马力冲入敌阵地碾压。当坦克冲到14号、15号高地东侧时,遇到山脚一道约1米多高的陡壁。705号坦克连冲了3次上不去,反而向下滑陷入稻田中,动弹不得。越军见状集中火力向动弹不得的705号坦克射击。李德贵当即指挥全车人员关闭了炮塔门、指挥塔门和驾驶窗。炮长何国献、二炮手周创标卸下并列机枪,驾驶员许森卸下航向机枪,李德贵收集手榴弹,准备下车战斗。由于坦克陷在稻田里,他们无法从车底安全门出去。情急之下,二炮手周创标猛地掀开炮塔门,探出身体操纵高射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当他换取弹链时,不幸头部中弹,摔倒在战斗室里。许森赶快为他包扎,周创标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举起手指着高射机枪,示意战友继续打击敌人。这时炮长何国献探出炮塔,架上并列机枪继续向敌人射击。不久,何国献也被敌弹击中左肩摔了下来。他不顾伤口鲜血直流,艰难地再次爬上去用机枪射击敌人,直到第二次中弹摔入战斗室。看到周创标、何国献均身负重伤,李德贵悲痛地说:“同志们,我们几个人,活要活在一起,死要死在一起,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坚持到底!”这时周围已有越军向坦克摸过来。李德贵从炮塔中探出身体,接过许森递来的手榴弹连续向外猛甩,炸得企图接近坦克的敌人血肉横飞。越军不敢上来了,就用各种火器向坦克射击。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李德贵通过坦克电台向上级大声呼喊:“敌人把我们包围了,向我开炮!向我开炮……”许森也提起航向机枪,准备打开驾驶窗向敌人射击。就在这时,两发炮弹飞来,1发打中炮塔左边,李德贵左胸中弹壮烈牺牲;另1发炸飞了驾驶窗,许森身负重伤,倒在车内失去知觉。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至此,坦克7连参战的4辆坦克中,已有3辆丧失了战斗力。只有710号坦克辗转突出重围,返回了进攻出发阵地。

由于我军的兵力兵器并未对当面之敌形成压倒性优势,参战部队遭到了越军疯狂反扑,伤亡较大。因此战至2月20时3时,487团停止了进攻。

此后,20日18时30至21时,未经补充人员的487团2营又向探某发起第三次进攻,由于力量单薄,又未能达到目的。该营4连撤回3、4号高地,5连撤回18号高地,6连撤回1、2号高地。

21日上午,越军从北侧的6、7号高地和南侧的13、12号高地向3、4号高地发起了反冲击。激战正酣时,在705号坦克车内昏迷一天两夜的驾驶员许森被炮声震醒,他发现自己的头部、右手多处烧伤,耳膜也被震穿。许森在车里找到些干粮和水,先填了填肚子,尔后又收集了能用的武器。他还想发动坦克,但发现损坏实在太重无法启动。就在这时,许森发现有人在撬坦克上的工具箱,便急忙抓起了航向机枪。过了一会儿,有3名越军从驾驶窗旁走过。许森将航向机枪架在驾驶窗上,对准敌人连打两个点射,当即击毙2名越军。

许森发现709号坦克就停在后面不远的公路边,不禁心中一喜。于是他抓起1枚手榴弹,爬出驾驶窗,不顾敌人火力威胁,钻进了709号坦克驾驶室,很快便排除了故障,开始启动车辆。

沉寂已久的709号坦克突然引警轰鸣,自然引起了越军注意。1名越军悄悄爬上坦克,从没有关闭的炮塔门缝里塞进来1枚手榴弹。爆炸过后,许森的头部、脸部、背部、右臂中了20多块弹片,鲜血直流。加温锅的水管也被炸裂了,水哗哗地往外喷。许森心里清楚,一旦水漏光了,坦克就无法开动了。于是,他忍痛脱下衬衣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开动坦克向来时的道路疾奔。旁边高地上的越军见这辆“瘫痪”的betway威官网app坦克突然“复活”,一时竟来不及组织有效火力进行拦截。许森用负伤的右臂拉操纵杆,每拉一次伤口就张合一次,鲜血流淌,痛得他浑身打颤。一会右手不听使唤了,他就换用左手,交替操纵两根操纵杆,顽强地驾驶坦克向己方阵地奔驰。一直开到betway威官网app军队占领的386高地附近时,坦克水温已急剧上升,显示水要漏完了,再继续驾驶将烧坏发动机。这时许森才不得不带上4枚手榴弹离开坦克,忍着满身伤痛顽强地向祖国的方向爬行,直到被友军发现,紧急送到医院抢救,终于转危为安。

功勋永存

2月 22日18时20分,补充了兵员的487团2营在2个122榴弹炮营、1个85加农炮连、5挺高射机枪的掩护下,吸取了前三次进攻的经验教训,集中主力,逐点攻克,边打边巩固,向探某发起了第四次进攻。战至23日3时15分,2营终于全部攻占了探某阵地群。

战后,坦克8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坦克连”荣誉称号,801车、803车荣立集体一等功,陈伟文、占有能荣立一等功,何关牛、朱司贞、韦忠初、黄进飞、张宜汉等烈士均被追记一等功,全连共有52人荣立战功。

坦克7连和710号坦克(李德贵烈士原来的连长车,在一打探某时表现出色)荣立集体一等功;中央军委授予李德贵烈士“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授予许森“英雄坦克手”荣誉称号;周创标烈士、何国献烈士均荣立一等功。

在整个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参加的坦克部队总计有2个营、3个连、2辆坦克、12名指战员荣获英模称号。而在探某之战中,便涌现出了1个“英雄坦克连”,1位“战斗英雄”和1位“英雄坦克手”,所占比例之高,令人瞩目。在无上的荣誉背后,是参战部队指战员对祖国的无限忠诚,是他们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英勇顽强、永不言弃的战斗作风。

岁月荏苒,祖国南疆的硝烟虽早已散去,但参战部队指战员们建立的功勋将与世长存。他们永远不会被祖国人民遗忘,他们永远都是“最可爱的人”!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