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会有投胎转世吗?(六)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人会有投胎转世吗?(六) (接上)

回到投胎转世这个主题上,这个人类很早出现的认识,它不是凭空想像,也不是价值观,也不是道德的修复,这个方向的认识是一个存在,只是我们要认识到,它是一个回归主观概念化的认为,他没有脱离以自我为中心所确立的中心认识,“认为有绝对的开始和绝对的结束,重新的开始和重新的结束,我又变成我,我又变成其他”这个明显是以自我存在为中心所确立的,在本质中它是无限意识的存在,相互关联,相互交换,就是为了保证无限意识的存在和运动的不重合。这个实现(神给的是对立统一原则)是在泛义对立统一中实现的,不是我们以自我为中心认为的以“我”确立于存在,上升到以神作用于存在,这个理解中,给的是对立统一原则,没有绝对,它遵循类似性、差异性、多样性原则,来保证无限永恒和不重合,就像那个万花筒,运动表现就是我们认为的存在,它存在任何一种可能的表现,就是说万物的存在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由神来确定谁是人的表现,谁是动物的表现,谁是尘埃的表现。神给的是(在对立统一中)无限可能的意识,在这里可以认为,意识的对立面就是神给的无限道理,接受人的道理,他就是人,接受猪的道理就是猪,粪土的道理他就是粪土。这个道理不是事先准备好的再决定给谁来实现的,在对立统一中,这个道理就存在了,由存在的意识在对立统一中去选择,人可能选择尘土,尘土就有可能填补,在类似性表现中,这些表现会出现类似的稳定,就是一个类似的表现稳定,人、猪、尘土,都会存在,它遵循类似圆的运动轨迹,这个圆的运动轨迹是泛义的,无限的,以我们理解的可以认为,有大循环小循环存在。人的一生就是小循环,相对存在和相对消失,但是人类并没有消失,人类的一生就是一个大循环,相对的存在和相对的消失,人类同样没有消失,他有类似性,消失就相对开始存在,但不重合,就像这世上你不可能找到两个完全一样的人,从几十万年以前找,找到几十万年以后也找不到,这个概率可能小一点,那么你去找两个完全一样的石头,你也永远找不到,那人类也是一样,他在运动过程中高度类似但不重合。

理解这个运动,要建立一个相对认识,它不是你变成了什么,人类又变成了什么,它是在无限的运动中,此非彼,一秒钟以前的你和一秒钟以后的你不能绝对地画等号,它在相对存在,因为你没有静止,是运动着的,如果绝对画等号,说明什么?说明运动重合了,绝对静态了。万物存在于运动中,运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静止是相对的,就跟我们在地球上,地球高速地运转,然而我们以前并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是相对平行的问题,是因为你本身就是运动的表现,和它一样,如果你不是运动的,是你认为的独立的客观存在,那么你早就像彗星那样飞出去了。

神给的是无限的道理,你不要追究这个道理,你会提出“古人早就说过,不是什么新的认识”,那你就错了,人类的认识是循序渐进的,一个完整的事物是无限的运动轨迹,它没有绝对的前进和倒退,也就没有绝对的将来和过去,它是相对的,因为它是类似圆的运动轨迹,不是直线。人类认识地球是圆的,用了上万年的时间,谁围着谁转又用了几千年的时间,说的就是人类的认识,同样是类似圆的运动。相对过去的人类,他更贴近于神,他更有智慧,他更能认识到一个方向,他更容易产生想像力。这个想像力遵循类似圆的运动轨迹,走一个类似圆的过程,才能形成一个事物,也就是才能形成一个主观具体。古人所认识的一个美好想像力,他形成了当时的主观概念,我们现在看来是迷信,但是这个概念却给你确立了一个主观概念的方向,让你实现了后面的确定。认识要继续,我们不是要走一条直线,而是要走类似圆的运动轨迹,所以你可以看到他会在一个类似圆的过程中,既要脱离旧的主观概念,去认识新的美好想像力,但他还需要一个对立统一的关联,这并不能说,古人就告诉了我们所有的一切,但是我们必须把这个疑惑解开,我们才能够知道,保留哪个方向,去掉哪个主观概念,这样才能有一个新的认识。

回到这个问题的现实中,你的一生就是让你去在做一个选择,不要认为,你是绝对的一生,运动有惯性,惯性可以说是一种假像,为什么说是假像,因为惯性长久不了,你必须“加油”,加油就是你的选择,所以有些人之所是人,它是惯性表现,然而他在选择中,一直在选择不是人的道理,他贪婪,他占有,他违背天地良心,他的存在只是一种惯性,他的违背伤害的不单是人,所有的伤害最终要得到偿还。

不要质疑神的公平,他是天衣无缝的。万物是怎么交换的,你伤害了它,你就要偿还,你的空缺由它来填补,相对总量是类似的,就是这样相互交换完成了无限的表现。当然,这是以我们能够理解的去认识,有一定的比例。神的创造是天衣无缝的公平,他给了无限的道理,让存在去选择。就说人存在的一生,也可以认为是被考验的一生,所有的道理都在面前,由你去选择,有人会把苦当甜,有人却把甜当苦,都在选择,谁也没有被强迫,都是自觉自愿的。简单地说,坏人也是拼了命的吃了苦才做了坏人,他的“甜”肯定是苦,但他认为是“甜”,他正好选择反了,他把苦当甜了,把甜当苦了。好人也是拼了命了,他吃“苦”是为了甜,但他没弄反,被坏人认为的苦其实是甜。如果以投胎转世来确定,坏人肯定选择了猪和尘土,他的运动方向会走向猪和粪土,好人会继续走人的路,他会更集中于力量,成为运动的相对集中点,当然不要去理解又变成了什么,一定要记住此非彼,因为你不是那个本体,那个本体只是表现,你就是那个做选择的意识,这个意识才是真正的你。你想着猪的道理,你就是猪,即使是个百万富,你还是个猪,你穿金戴银还是猪。你和猪圈里的猪区别在于表现不同,相同点在于,根本是一致的,都是在惯性中,惯性停下来(狭义生命结束),意识支配就开始起作用了,运动再继续,你就往猪的路上去了,同样要填补空缺,因为存在有相对类似性,猪要回来填补,这个道理现在就简单和容易明白了,不是你变成了猪,是你在选择中,已经成为了猪,你在人的表现中,选择接受了猪的道理。

在这不是借神的概念说道德的问题,这就是一个本质存在,只是我们的理解不断在接近,但不要试图去重合,这永远不可能。

现在再次确定“投抬转世”,它是一个主观概念化表现的美好想像力,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还需要继续再认识,沿着这个方向,还会有新的认识,还会有新的美好想像力,这一系列下来,我们还会建立新的主观概念,那时又是我们一次大的进步。(完)

2019.04.1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