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司马炎不把皇位传给傻儿子司马衷,西晋还会那么乱吗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天下三分魏蜀吴,三分归一司马晋。

晋朝分为大一统的西晋与偏安东南的东晋,不过,西晋虽然表面上是个大一统的王朝,但实际上完整的时间只有短短的10年,即公元280年灭吴,至290年晋武帝司马炎驾崩。之后的西晋,先是八王之乱,然后是五胡乱华,局面最终不可收拾。

有人曾评论说:“西晋本来是可以不乱的,都怪司马炎把江山传给了傻儿子。”这个傻儿子,就是晋惠帝司马衷。

司马衷名气不大,但他有一个笑话流传很广。当时天下饥荒,百姓很多饿死,灾情报到司马衷那里,这个傻皇帝非常不解地问:“老百姓没饭吃,为什么不吃肉呢?”这就是“何不食肉糜”的典故。

那么,如果司马炎不把皇位传给傻儿子司马衷,西晋还会不会乱呢?答案很残酷——会!

咱先从军事角度来看。

司马炎从曹魏的灭亡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宗室的势力太过弱小,以致司马氏可以轻易地控制曹魏。

魏文帝曹丕对宗室非常猜忌,他称帝后,曹氏宗室几乎都成了高级囚徒,有吃有喝,就是没有自由。连“才高八斗”的曹植,也被曹丕、曹叡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换了很多囚禁地点。

因此,司马炎认为,要使司马氏江山永固,必须壮大司马宗室的实力,授以实职与兵权。司马炎的逻辑很简单:司马宗室有了兵权,如果朝中有了异姓权臣,司马宗室自然会出兵,除掉异姓权臣,从而巩固司马氏的江山。

按照晋朝的制度,司马家的王爷分别据守各郡,原来的郡名改为“国”。以河北的冀州为例,曹魏时期的河间郡,更名为河间国(北起雄县,南至交河),从渤海郡分出一个章武国(今文安、黄骅一带),安平郡改为安平国(河北冀州一带),等等。

而且,以司马炎为圆点,和他血缘近的宗室,就封为“大国”,血缘略远的,封“次国”或“下国”。比如司马炎的叔父司马伦(八王之一)封为琅琊王,司马亮封为扶风王,这都是“大国”,可以组建一只“上军”,数量为5000人。“次国”的兵力是3000人,“下国”的兵力是1500人。

司马炎大封诸王,本意就是让诸王为朝廷屏藩,有事可以“清君侧”。但实际上呢,诸王有了兵权,个个野心勃勃,只不过司马炎还活着,他们不敢放肆,等到司马炎一驾崩,即使继承皇位的不是傻儿子司马衷,而是很聪明的孙子司马遹,这些王爷也一样会造反。

在历史上有两件事可以证明。

第一件事,汉文帝驾崩后,景帝即位,景帝是个厉害的主儿吧?做事心狠手辣,但对不起,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个刘姓诸侯王照样造反。为什么呢?手上有兵权和财权,翅膀硬了,谁不想捞得更多?

第二件事,明朝太子朱标死后,朱元璋立朱标之子朱允炆为继承人,朱允炆即位后,决定削藩,他的叔叔们掌握兵权,对朝廷是心腹大患。结果呢?燕王朱棣跳出来,把朱允炆打到下落不明。其实,即使朱允炆不削藩,朱棣也会反,只不过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而已。

西晋面临的也是这个局面,这些王爷辈份太高,而且立过大功,对司马炎还能勉强尽君臣之礼,但对司马炎的儿子们,他们哪个会心服?

其实,司马炎也曾有过一个想法,就是越过傻儿子司马衷,立孙子司马遹为帝。要知道,司马遹从小就聪明绝顶,而且胸怀大志,很有先祖司马懿的风范,让他继承皇位,比司马衷强多了。

但是,司马炎在公元290年驾崩时,司马遹还只有12岁,他再聪明绝顶,又如何能制服那些桀骜不驯的叔叔、叔祖,甚至是曾叔祖?

而且,就算是司马遹当了皇帝,他的父亲司马衷就是太上皇吧?那么,无恶不作的贾南风自然就是皇太后了,照样大权在握。这么一个不安分的女人,再加上强大的士族背景,西晋终究还是要乱的。

还有一个角度,就是社会的发展程度。衡量一个王朝的存在质量,就要看这个王朝上层腐烂到了什么程度。明朝是怎么灭亡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数不清的王爷吃垮了大明的财政。

西晋也是一样,堪称betway威官网app历史上少有的开国就腐败的王朝。司马炎在世时,去大臣王武子家做客,发现王武子用的器皿都是当时非常罕见的琉璃,而且,王家出来见皇帝的侍婢多达上百人,个个穿金挂银,吃的更是极尽奢华,司马炎脸上就挂不住了。

更有名的故事,还要数石崇与王恺斗富,他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抢了多少老百姓的财产?谁也算不清。

这样的事情,在司马炎时期非常多,上流社会的腐败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但是,司马氏本就是士族出身,他们能建立王朝,其他士族大姓出力甚多,因此司马炎不可能从根本上和这些人决裂,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能听之任之。

而且,司马炎本人就是个捞钱高手。司隶校尉刘毅曾当面骂他还不如东汉的桓、灵二帝,桓、灵二帝卖官,钱还是公家的,司马炎卖官,钱却都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天下岂有不乱之理?

《晋书·惠帝纪》说,纲纪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程度,贿赂堂而皇之,权势之家仗势欺人。这些话虽然是指司马衷继位后的现象,但这些现象在司马炎在位时就已经非常严重了。

因此,即使没有司马衷继位,即使没有八王之乱,即使没有五胡之乱,西晋的统治也注定是短暂的。

西晋太康八年(公元287年)十月,司马炎还在世时,平固县(江西赣州市兴国县附近)吏李丰率众攻打南康郡县;十一月,海安(广东恩平市以南)县令萧辅带着老百姓起义;十二月,吴兴人蒋迪率众起义……可谓此起彼伏。

说到底,西晋开国便已有末世之相,有没有傻皇帝司马衷,已经不重要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