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提起宫崎骏,大家第一时间都会想起他的《千与千寻》,向往着那个充满爱与希望的绮丽梦境。

宫崎骏还有另一部展现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动画片,更加软萌浪漫,更有童心趣味的电影,名为——《捕鲸记》。

在片中,孩子们为鲸鱼带上用花朵精心编制的美丽头冠,和这些大块头们一起快乐的畅游深海……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然而日本人就是这样一个割裂又双面的民族,前一秒还在向世界讲述童心、善良与温柔,下一秒就挥动残忍血腥的凛凛屠刀。

9月2日,日本歌山县渔业协会所属的12艘渔船捕获本季首只灰海豚,当地渔业协会负责人柚木营造在接受关西电视台采访时,“心情大好”的表示:去年基本都没有捕到海豚,今年很顺利,捕到后顿时安心多了。

眉眼之间,难掩欣喜满足。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与此同时,海上保安宫、和歌山县警方更是在海上进行警戒,为捕鲸船只“巡逻开队”、“保驾护航”,防止动物保护组织“干涉”捕鲸行为。

这是日本歌山县的首次海豚猎捕行动,而在此之前,日本农林水产省的捕鲸行动早已开始两月有余。今年7月1日,日本时隔三十年后重启商业捕鲸,8艘捕鲸船前往日本专属经济海域内捕杀鲸鱼,将无情的屠刀挥向自由游弋的庞然大物。

捕鲸,就像是刻在日本人骨子中的嗜杀基因。

1、冠冕堂皇的鲜血淋漓

去年,日本的科考船在南极捕杀了333条小须鲸,其中122条已怀孕,114条未成年。这样的杀戮,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未有一刻停止,至少上万条鲸鱼殒命于日本的科考船下。

而日本人给出的理由是:适度的捕捞用于南极地区鲸鱼的科学研究。

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出台后,日本一方面宣布停止商业捕鲸,另一方面又以海洋研究之名继续“科研捕鲸”,而科研贡献只有被国际捕鲸委员会承认的一篇论文。

为杀戮披上冠冕堂皇的外衣,但淋漓的鲜血并不会因此而淡去半分。

澳大利亚主持人在电视节目中诘问日本大使:上田大使吗?我们对日本人的妊娠率、饮食习惯、社会结构很感兴趣,请问——我们想杀几个日本人来研究,您看成吗。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假借科研之名行杀戮之事,日本的大肆捕鲸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公愤,纷纷提出抗议,动物保护组织也出动船只在公海内干预日本“科考船”的捕鲸行为。

在外界的压力下,日本人索性也撕下了最后一张虚伪的面具:

2018年12月,日本提出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宣布于2019年7月重启商业捕鲸。

“我不伪装了,我摊牌了,我就是要杀鲸鱼”

2、传承文化,还是传承杀戮?

日本人将自己的捕鲸行为,冠之以“捕鲸文化”之名,安倍晋三在国会会议上更是为“捕鲸文化”振臂高呼:

“不能让捕鲸在我们这一代终结,面向未来具有重大意义”

“我们要寻求国际社会的理解,更好的传承捕鲸文化”

日本历史上确实有捕鲸的传统。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史料记载,712年曾有人向神武天皇供奉鲸肉。在江户时代(公元1603年至1868年),更是出现了名为“鲸组”的捕鲸组织,由各藩管辖,开始有组织的大规模集体捕鲸。

这样的出海捕猎行为,便是日本人口中的“需要代代相传的捕鲸文化”。

可如果要传承最原汁原味的捕鲸文化,为什么不用十七世纪的帆船和长矛去和巨鲸做殊死搏斗呢?

用最现代化的船只完成近乎于全自动化的操作,捕杀脆弱的毫无抵抗能力的鲸类和海豚。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这样的捕鲸行为所传承的,究竟是文化,还是暴力掠夺的杀戮?

退一万步说,即便捕鲸文化是日本人灵魂深处不可失去的重要部分,是万千大和民族心目中不可取代的传统文化,但是传承捕鲸文化,就一定要坚持大规模的捕鲸行为吗?

美国西部有牛仔文化,但是随着生产力的进步牛仔消失后,牛仔文化则蜕变为勇敢开拓的美国精神;

betway威官网app的鄂伦春人有狩猎文化,但是当地政府只允许猎人在冬季捕猎,且每个猎人年捕杀动物数量不得超过三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大家都在保护传承固有的风俗习惯,但采用的方法都是科学而克制的。

怎么就日本人传承个捕鲸文化就这么特殊?

凭什么你们传承文化就要残忍血腥的大肆杀戮?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伴随人类某种生产方式与生活需求所形成的风俗习惯,我们可以认为他们是人类智慧结晶的文化,但是当他们不再适应社会环境和需求时,我们真正需要做的事情是铭记与纪念,而不是在不合时宜、失去需求的情况下仍然大规模的硬性推广沿用。

这不是传承文化,而是机械愚蠢的守旧和倒退,这样简单的道理,日本人怎么会不明白?

所以说,所谓的捕鲸文化之说,根本站不住脚。

3、吃鲸肉?鲸肉都在冷库里放烂了

日本人捕鲸的另一个正当理由是——食肉论。

日本人在历史上确实有食用鲸肉的巨大需求。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二战结束后,国内资源极为匮乏的日本面临着极大的食物供应压力,为了缓解肉类供应的巨大压力,日本人将目光投向茫茫大海。

鲸肉,就是那一代日本人的忆苦饭。

据日本捕鲸协会数据显示,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鲸鱼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1947年,鲸肉人均供应量占当时全国肉食总供应量的47%。到1962年,鲸肉消费量达到顶峰为23万吨。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小学生午餐中的肉食标配就是50克鲸鱼肉。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在此之后,随着日本经济走上快车道,物质条件改善,鲸鱼肉的消费量也逐年下降,到2015年,日本的鲸肉消费量仅为4000吨,仅占全国肉类消费量的0.1%,平均每人每年消费量是——

30克。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一口寿司的重量,是非吃不可的吗?

《朝日新闻》在2014年发起过一次民调。在接受电话调查的1756位日本民众中,近48%表示已“很长时间”没有食用过鲸肉,37%则表示从未食用过鲸肉,只有4%的人表示“有时食用”,剩下的人则表示“非常少”食用。

我们再退一万步讲,即便是真的有一小撮日本人,少吃了一口鲸肉严重影响整个人身体健康及心情状态,这一口鲸肉非吃不可绝不能断,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务必要满足他们的食用需求,那保证每年4000吨鲸肉供应就可以了吧?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以日本人最常捕杀的小须鲸为例,一只成年小须鲸的平均体重为10吨,年捕杀量在500头左右即可满足需求。

可事实是:2014年仅在南极地区,仅小须鲸一种鲸类,日本人以科研理由捕获量就到达了1035头。

那些其它品种的鲸类捕了多少?

暗中商业捕杀的鲸类又有多少?

还有未经统计的海豚呢?

捕杀这么多的鲸类只为了吃肉么,别逗了,在日本的冷库中,每年都有几百吨滞销的鲸鱼肉被扔掉,大力捕杀鲸类只为了卖肉,“精明”的日本人可能有这么傻么?

4、捕鲸——从鲸类口中抢夺渔业资源

闭塞狭窄与贫瘠多山的土地,一直是制约日本发展的最大劣势。

与此同时,日本的海岸线长度达3.39万公里,排名居于全球第6,将目光从内陆转向海外,争夺浩瀚大海中的资源,这是深扎与日本民族血脉中的基因。

在资源丰饶的大海中,鱼类是其中一项重要资源。作为食鱼大国和捕鱼大国,日本人餐桌上的鱼超过百分之90%来自于进口和出海捕捞,近海捕捞量更是超过60%。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不过近年来,日本渔业产量出现大幅下降,水产厅在《水产白皮书》中分析原因:近年来的鱼量减产主要是由于近海卷网的沙丁鱼数量减少。

是啊,鱼都被你们捞光了产量自然下降了。

2007年,国际大西洋金枪鱼保护委员会一份独立审查报告指出,日本当年消耗蓝鳍金枪鱼量为3.2万吨,但同年大西洋可供捕捞(不影响种群数量)的蓝鳍金枪鱼只有2.95万吨。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竭泽而渔的过渡捕捞,直接导致金枪鱼数量锐减,现在已经被标注为“濒危动物”。

面对鱼类资源的锐减,日本人并没有选择减少捕捞量以保护物种的种群数量,他们“另辟蹊径”的想出另一个办法:

“如果别人能少吃点的话,我是不就能多吃点了!?”

他们将矛头对准了鲸类

秋刀鱼、蓝鳍金枪鱼、乌贼等这些日本餐桌上的常客正是多种鲸类的主菜。而鲸类,就是日本人眼中“抢夺”鱼类资源最为重要竞争对手。

鲸类每年所捕食的鱼类达3亿至5亿吨,是全世界人口渔业消费的3-6倍。一只成年长须鲸,每日食鱼量(以鱼为主,少量虾类等软体动物)达到1800公斤,而日本人的人均海鱼食用量是每年100公斤。

捕杀一条长须鲸,就意味着有六千多个日本人今年的鱼有着落了。

捕杀一万条长须鲸,就能为一半日本人抢出一年的“食鱼配额”。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多捕杀鲸鱼,为了让日本人有更多的鱼吃。这不是笑谈,而是日本人的真实想法。

在2001年IWC的一次会议上,时任日本农林水产省水产厅官员的森下丈二极力反对南极小须鲸的捕捞管理政策,他表示:减少捕捞小须鲸这对南大洋蓝鳍金枪鱼的管理是非常不利的。

煤矿不够,所以要侵略东北。

橡胶短缺,所以要占领东南亚。

鱼不够吃,所以要从鲸类口中抢下更多的鱼类资源。

而同样是鱼不够吃,betway威官网app人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自己动手养殖。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各地的水产研究所共同探索淡水鱼的人工养殖培育,攻克了最为高产的青草鲢鳙四种淡水鱼,也赋予了它们新的名字——四大家鱼。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通过卫星俯瞰betway威官网app的海岸线,密密麻麻的网箱整齐排列,里面装满了龙虾、鱼类、贝壳。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2018年,betway威官网app生产了6500万吨水产品,超过百分之78%都是自己养殖的,是全世界产鱼量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唯一一个养殖量超过捕捞量的国家。

更是向挪威交付了世界首座、规模最大深海半潜式智能养殖场,帮助挪威用于大规模养殖深海三文鱼。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这就是日本和betway威官网app之间的真实写照:

缺什么,少什么,日本人就去别人那里抢什么,

缺什么,少什么,betway威官网app人就辛勤劳动创造什么。

5、捕鲸——盘综复杂的政治原因

2017年8月,鲸类保护着在海洋守护者协会官网上发布“放弃阻挠南太平洋上的日本捕鲸船”声明,声明中阐述了他们放弃阻挠日本捕鲸船的原因:

日本采用军事侦察技术,依靠卫星实时监控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反捕鲸船,轻易地躲避我们……日本捕鲸者不仅得到了政府提供的资源和资金,还有强大的政治支持。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日本的捕鲸船肆无忌惮的将四大洋变成他们捕鲸的猎场,就是因为有强大的政治势力为捕鲸行为撑腰!

从事捕鲸的两大机构分别为日本鲸类研究所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这两个机构和国内的政治势力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日本鲸类研究所的主要领导均为农林水产省的调入官员,共同船舶株式会社97%的股份为农林水产省主观的财团法人所有。

所以捕鲸行为背后涉及到巨大的政府机关的团体利益,众多官僚的岗位政绩、职业晋升、薪水福利、***保险等等利益都直接和捕鲸挂钩。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与此同时,在农林水产省的斡旋下,日本鲸类研究所每年都会向日本政府申请“捕鲸补贴资金”,随着鲸肉在国内的滞销,补贴资金更是一路水涨船高,2005年至2015年,补贴金额累计达到了 80亿日元,这也被认为是农林水产省官员退休后的安身保障。

捕鲸捕鲸,根本代表的就是直属中央省厅的农林水产省的利益!这样盘根错节的政治利益联合体在整个政府内有着极强的根基,并且还涉及到退休后,这些既得利益者绝不会轻易放下盘中的蛋糕。

另一个政治原因,则是执政党最为看重的选票。

日本国内最为支持捕鲸的有两类人群,一类是战后吃鲸肉长大的老者,另一类则是从事渔业的劳动者。而且这两者还存在着相当一部分的重合,全日本50%渔民的年龄在60岁及以上。捕鲸大县和歌山县和宫城县渔民中,60岁及以上渔业从业者的占比分别为80%和79%。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在老龄化严峻的日本社会,向来保守的政府都很看重“德高望重”的老人们的意见。

更重要的是,一直以来从事农林鱼牧的民众都是目前执政的自民党的重要票仓,渔民中对自民党的支持率也处于较高水平。

此前主抓经济并大力支持捕鲸的内阁二阶俊博就出生在捕鲸大县和歌山县,安倍晋三的老家山口县下关市更是被誉为“近代捕鲸发祥地”。所以日本政府高层更是大力支持保护捕鲸行为。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捕鲸,一方面“传承”了悠久的捕鲸文化,另一方面也为渔民争夺到更多的渔业资源。

在渔民们看来,这是两全其美。在政客们看来,这是投桃报李。

代价不过是多死几条鲸鱼和海豚罢了。

只是几条鲸鱼和海豚而已。

而这背后是什么?

是残忍,是虚伪,是无数冠冕堂皇的理由,是紧紧交织的官商团体的黑暗利益,更是居心叵测政治家们的丑恶嘴脸。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没有任何一种非生存的需求可以以肆意屠杀其它生灵为代价,也没有任何一种理由与动机可以凌驾于生命之上,更何况,这还是掺杂着无数谎言与欺骗的理由。

刘慈欣的《三体》中一句话送给日本人: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人类的长远发展,不是靠一时居高临下的掠夺,而是长久的平等与尊重。

只可惜,这个道理日本人从来都不懂得。

日本人的年度大捕杀,开始了

▲ (纪录片《海豚湾》剧照,2009)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